《電話情殺案》
Dial M for Murder (1954)

希區考克曾向楚浮說過:
「像我們現在這樣天南地北的聊著天。假設桌子底下有一枚炸彈。
一開始什麼事都沒發生,突然間「轟」的一聲爆炸了。
觀眾嚇了一跳,但在此之前,一切都非常平凡且沒有任何特殊徵兆。
現在,換成懸疑的情境:觀眾知道桌子底下有炸彈,
可能是已經看到無政府主義者將它安置在那。
觀眾知道炸彈會在一點鐘時爆炸,
壁爐上還有一個鐘,指針指出只剩15分鐘。
在這種情況下,我們這樣聊天就會變得非常有意思,
因為觀眾已經投入劇情中,會很想警告劇中人物:
『你們不要再講些無關緊要的小事了,桌子底下的炸彈要爆炸啦!』
在第一種情境下,我們可以給予觀眾15秒鐘的驚嚇;
但在第二種情境時,我們提供了觀眾15分鐘的懸疑。
結論是,不管任何時候,觀眾都必須先知道究竟要發生什麼事。」

透過上述的對話,我們可以深刻的感受到,
希區考克真的不愧是懸疑大師,非常懂得如何玩弄觀眾的情緒。

而由Frederick Knott撰寫劇本的《電話情殺案》也是一部這樣的作品,
有別於一般偵探片常使用的,以主角觀點出發的限制型敘述範圍,
以及由「果」到「因」的解謎過程(即先告訴你人被殺的結果,
再隨著劇中人物的抽絲剝繭,找出兇手是誰,以及殺人的動機和手法等),
本片反其道而行,在一開始就讓觀眾以上帝視角得知主謀和兇手的身份,
以及預謀犯案的手法與動機等,並以這樣的「因」來展開故事。

雖然乍聽之下這樣的呈現方式似乎顯得有些平鋪直敘且無趣,
但真正精彩的地方就在於此,因為犯案的過程中出現了意想不到的差錯,
導致被害者不僅沒有被殺,反而一個回馬槍殺死了兇手,
而有趣的故事也就這樣開始了!

由於小弟我在看這部片之前,已經被希區考克嚇過太多次
(他真的很煩很難捉摸,有時候會給你歡喜大結局;
有時候又會突然把主角賜死;
還有時候是不告訴你原因也不告訴你結局就直接結束的),
所以在整個觀影過程中,整顆心始終懸著,十分忐忑,
不知道主謀究竟會不會被發現?正義到底能不能獲得伸張?

至於最後的結局就不在這爆雷了,大家有興趣的話再去看吧!

《電話情殺案》──一部讓我看得心癢癢的電影,推薦給想被虐待的你。

若想了解更多我所熱愛的電影,歡迎點此查看;
也歡迎追蹤我的IG,以掌握最新消息,
謝謝大家收看:)